7.0

2022-08-30发布:

淫魔征服徐若瑄

精彩内容:

室內的裝修是少女一貫喜歡的格調,我邊細心打量環境,邊裝置好攝錄機箙算箤箄,賓赇賒赫  
以便拍下待會的激戰,同時留心著牆與牆之間的結構覝覟觨觫,匮匰厬厭徐若瑄的家中與一般的歌  
手一樣安裝了良好的隔音設備,令我待會兒幹她時不用綁上她迷人的小嘴。而徐  
若瑄的家中那一張紅色的梳化就更引起我的關注啧嘕嗹嘐,殒殟毄毃整張梳化是圓餅形的,很舒服  
很好坐浐漷滯潃,覝覟觨觫而且還可以旋轉的,待會我將徐若瑄按在這梳化上姦了定能獲得不少樂  
趣。  

想著想著,我已不自覺淫笑起來。就在此刻,門外已傳來了鎖匙聲,我慌忙  
躲在屋的暗角處等候獵物的到來。  

一身性感打扮的徐若瑄已打開門走入屋內,那是一套粉綠色的迷你裙套裝,  
秀出徐若瑄惹火誘人的美好身段,實在令男人爲之噴血。徐若瑄才剛鎖上門走進  
大廳之內,已警覺的發現了不對勁,我順著徐若瑄的目光一看,醒悟到原來她看  
到家中多了我所安置的攝錄機,我暗怪著自己的大意,只不過徐若瑄亦已跌入我  
的陷阱之內,于是便由暗角處一湧而出,將徐若瑄推倒在梳化之上。  

徐若瑄發出了一下遇襲的尖叫聲,我已隨即將她緊按在梳化之上。徐若瑄由  
男人的雙眼中看出洪洪的慾火,知道了男人的不詭企圖,于是瘋狂地扭動著手腳  
掙紮。我以搖控打開了攝錄機,同時盡力按著這美女的四肢,想不到這惡姑娘竟  
乘我疏忽狠狠的打了我一肘。  

既然是妳先動粗那就別怪我了,我狠狠抓著徐若瑄的秀髮向上猛扯,同時左  
右開弓大把大把地狂掴著她,粉碎了徐若瑄最後的反抗,令少女無力地躺在梳化  
之上。  

我抓著徐若瑄的秀髮,再在她的小肚子上補多一拳,才冷笑著問:「我就是  
看上妳要姦妳,不行嗎?」  

徐若瑄痛苦地按著肚子,眼淚早已流過滿臉,痛苦道:「求你不要再打,你  
要怎幹也由你。」  

不愧是有經驗的淫娃,連「要怎幹也由你」如此無恥的說話也說得出口。恭  
敬不如從命,我當然要立即品嚐到口的美食,于是雙手此起彼落,已將徐若瑄身  
上的衣衫撕過一乾二淨。不過我仍不忘讓小瑄看看我的雄厚本錢,足九寸長的陰  
莖已徹底充血在她面前左搖右擺,令小瑄驚訝得目定口呆。  

我從袋中取出灰狠的藥膏,抛了給正等候著被姦的小瑄道:「替我的寶貝擦  
滿它。」小瑄不可思議地接過藥膏,心裏已不禁道:九寸長的家夥還用壯陽藥,  
難道他要白白幹死我?  

我看到小瑄的表情,心裏已明白到她的想法,待她擦藥完畢後,才淫笑道:  
「妳以爲這是壯陽藥嗎?那種家夥怎及得上我這種好東西。」淫笑著向徐若瑄解  
釋藥膏的真正功用。  

徐若瑄本來已打定主意任由男人羞辱,只希望早早完事便當作發了場惡夢,  
聞言驚覺到男人原來打算利用這種恐怖的藥物令自己成爲他的性奴隸,一生受他  
支配,慌忙緊合上雙腿作最後的頑抗。  

白費心機,我一口咬在小瑄的嫩乳上,強烈的痛楚令到小瑄的雙腿本能地一  
鬆,我乘著這一絲的空間硬扳開小瑄的雙腿,陰莖已對準小瑄的蜜穴直插入來。  
乾燥的蜜穴被九寸長的粗大陰莖盡根而入,令小瑄的陰道生出撕裂般的痛苦,但  
肉體上的傷痛卻及不上心靈上的如此嚴重,反抗到了最後,但是無奈自己始終成  
爲了男人的玩物,一想到從今以後只能與這強姦自己的男人做愛,已不禁令小瑄  
萬念俱灰。  

我一下頂到小瑄的陰道盡頭,雖然早已不是處女,但徐若瑄的陰道仍非常緊  
窄,我雙手按落在小瑄的乳房之上,熟練的揉弄著小瑄敏感的乳頭,我以指尖將  
那嫩紅的蓓蕾輕夾著,不時用力扭動著,又或是吸入嘴內吸啜。小瑄的陰道內開  
始分泌出動情的愛液,滋潤著乾涸的陰道,我開始輕輕抽送著,同時吻上了小瑄  
性感的耳珠。小瑄也像難耐體內泉湧般的快感,櫻唇開始發出了似有若無的呻吟  
聲。  

我吻上了小瑄動人的紅唇,深深吸啜著亮麗的唇瓣,粗舌已直捲入小瑄的香  
唇之內,舔弄著濕潤的嘴腔。舌尖一下子找到了小瑄唇內的小香舌,我以自己的  
舌頭緊緊纏著那一點丁香,同時將自己的津液灌入小瑄的小嘴內。  

我由小瑄绯紅的肌膚與急速的喘息中,留意到小瑄敏感的身體已進入作戰狀  
態,我當然急不及待要正式與她開戰,深入小瑄體內的陰莖在毫無先兆下重重的  
向小瑄的穴心一頂。花心被火熱的龜頭狠狠擊中令小瑄發出「呀」一聲的呻吟,  
我當然已準備了更兇更猛的攻勢,陰莖已展開了快速密集的活塞運動,每一下都  
重重轟在小瑄的花心。  

小瑄瘋了似的發出愉快的淫聲浪語,手腳已失控地緊纏著我,青春的肉體因  
猛烈的性交流出了大量的汗珠,而那任由陌生男人死命抽插著的浪穴更潮水般湧  
出著蜜液,協助著陌生的陰莖對自己進行姦淫。小瑄的陰道越來越濕滑,令我的  
抽插越來越暢順,每一下陰莖深入小瑄的體內都會先擦過小瑄敏感的G點,再直  
插撞入少女的花心,帶給小瑄觸電般的快感。  

我再次吻上了小瑄的香唇,不過今次輪到我吸啜內裏的蜜液,小瑄在我強力  
的姦淫下服從地導入小香舌,同時送上自己的津汁,充滿少女香味的甜滑液體湧  
入我的嘴內,爲我的抽插注入新的動力。  

我感到小瑄陰道內的緊縮,問她:「要洩了嗎?」小瑄已動情地嬌吟起來:  
「要……要洩了!」同時穴心瘋狂地噴出灼熱的卵精,直灑在我仍狠幹著的龜頭  
上。  

我淫笑著道:「我在姦妳啊!小瑄妳爽嗎?」男人無恥的說話雖然令小瑄記  
起自己正慘被強姦,但是強力地快感已令小瑄答不出第二個答案:「爽……爽死  
了。」  

「那幺告訴我,我的陰莖比起妳的男朋友怎幺樣?」小瑄羞紅了臉:「你的  
更粗、更大,插得又深又猛。」  

我已得意地道:「那幺妳愛我嗎?願意爲了我抛棄妳的男友,盡心做我的奴  
隸嗎?」小瑄再次攀上了另一次的高潮:「我愛……愛死你了,我是……你的奴  
隸,求你……求你姦我……插我!」  

我以直立式抱起了小瑄的嬌軀,陰莖盡入小瑄體內未曾爲他人所接觸過的深  
處,刺激令小瑄又一次攀上了高潮,發出了哀怨纏綿的呻吟聲。我一邊抽插著小  
瑄的蜜穴,一邊將她抱進了睡房之內,在小瑄那柔軟的床上,又一次征服著動人  
的少女。  

小瑄的指甲在我的背上抓出了血痕,顯示出她已進入慾仙慾死的境界,而我  
亦差不多到達了崩潰的邊緣,于是抓著小瑄的一雙嫩乳,一下一下重重地狂轟著  
小瑄的子宮,小瑄合作地不停夾緊陰道,子宮小嘴已不斷旋轉吸啜著,做好了受  
精的準備。  

猛烈的抽插,將小瑄陰道內的嫩肉深深翻出,再狠狠地插回原位,但小瑄卻  
徹底愛上了這種粗暴的抽插,小嘴發出了動人的呻吟聲。我再也壓不住射精的沖  
動:「我要妳體內永遠都有我的精漿。」火熱的陰莖已在小瑄緊窄的陰道內暴漲  
一圈,巖漿般灼熱的精液已狂噴而出,直灌入小瑄的子宮之內。  

巨大的快感令小瑄在同一時間攀上了高潮,卵精回禮的打在我的龜頭上。我  
任由陰莖停留在小瑄的體內,不斷注入一波又一波的精漿,我們享受著高潮的余  
韻,彼此親熱地接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