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公关经理

精彩内容:



  秀文今年剛剛大學畢業,她學得是金融。在學校裏她不單學校好,人又聰明,
還是體育健將,在各種運動中不輸男生。加上不斷的鍛煉,她身體的各方面條件也
相當好,一張白裏透紅的臉上,五官均勻分布,尤其那一雙大眼睛,靈活的眼光,
好似也會說話;勻稱的身材上胸部發育得姣人,一雙健美的長腿筆直沒有一點兒多
馀的肉。

  如此條件當然不泛追求者,但秀文後來選擇了個平時不太言語,也不太精神的
男孩作自己的男友,據秀文說:就是看中他的老實。但老實人也有錯的時候,他在
校外認識了幾個不叁不四的朋友,把他騙入了賭廠,幾個月下來,就欠了別人幾十
萬,老實人就不再專心上課,知道受騙以後,天天鬧著要自殺。

  秀文也知道他是一時迷惑,但欠賬就要還錢,倆人湊了些錢,終于堅持到了畢
業。

  秀文到處找工作,就來到了這家以俱樂部形式經營的公司。接待她的就是公司
的經理張樹新。張經理在看過秀文的簡曆後,開出了每周上班4天,每天的人工是
2萬塊,但都是晚上上班。

  “張經理,謝謝你的好意,我想我不太適合這份工作!”秀文盡量讓自己的語
氣婉轉。

  張經理看看她,笑了,“我不是要你作陪酒女郎,我是要你做我們俱樂部的公
關經理,你的工作是想辦法把客人帶到俱樂部裏來,跟客人搞好關系,幫俱樂部掙
錢。”他停了一下,看了看秀文,接著說:“假如有些老關系最近不常來,你就再
讓他們回來玩,當然得講究方法,其他象有些客人的無理要求,你告訴我,會有別
人來滿足他,你現在明白了嗎?這是個很正經的工作。”

  張經理坦誠地言語,讓秀文反倒不好意思了,“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壓
力不小。”

  “那倒是,要不怎幺會有這幺高的人工,我看你行的,你先試一下,如果不滿
意,我不會強留你的,好嗎?”

  “那好,我什幺時候開始上班。”秀文放心了,這下男友欠的錢也有著落了。

  “現在就開始算上班了,你先去人事部簽到,然後領工作服,再回來我和你去
俱樂部轉一下,讓你多了解了解。”

  秀文向人事部走去,暗自高興自己能找到這幺好的工作。簽到後,一女工作人
員帶秀文走進一間不大的辦公間,裏面放著一排衣架,上面整齊的挂著各種款式不
同的服裝。

  “這裏是公關部的服裝,你可以隨便試穿,那邊是更衣室,如果都不合身你再
告訴我。”

  女職員用羨慕的眼光盯著秀文,上下打量著,秀文有些害羞,不知自己該怎幺
辦,女職員幸好在這會兒轉身出去了,秀文不禁出了口氣。

  她隨手挑了一件吊帶式白色連衣裙,走入更衣室,把門鎖好。慢慢地將自己的
衣物除下,換上了連衣裙。這件裙子很漂亮,穿在秀文的身上非常合身,秀文左看
右看覺得不錯。

  正在看時,秀文聽到更衣室外有人敲門,“怎幺樣,有合適的嗎?”是剛才的
那個女職員。

  秀文把門打開,女職員看著她穿著剛換好的衣裙,“真漂亮,多顯身材,也不
暴露。”她一邊說一邊擠進了更衣室,“來,我幫你一起看看。”說著拉秀文到試
衣鏡前,“瞧,身材多好,真羨慕你!”,“別誇我了,你更美。”

  秀文說得不假,那女職員相當迷人,穿著一身米色套裙,裙子到她的膝蓋偏上
一點,露出的一雙曲線勻稱的小腿,跟不太高的白色船鞋,顯得她的腳非常秀氣。

  “我是人事部的鄭愛燕,你叫我阿燕就行了,希望我們能成爲好朋友。”

  阿燕大方的伸出手來,秀文也很高興,和阿燕握在一起,試衣鏡中現出兩個美
女握手的樣子。

  “你把這裙子脫下來,看我穿什幺樣。”看秀文有些害羞的樣子,阿燕便說:
“我們都是女人,怕什幺。”秀文一想也是,就把剛才換上的連衣裙脫了下來,剛
要拿自己的衣服,阿燕就握住她的手,看著她只剩下紋胸和內褲的身體,“真是太
美了,又健康又性感。還沒有男孩有這樣好的眼福吧?”

  看著秀文害羞地低下了頭,阿燕雙手摟住了她的腰,倆個人的身體緊緊地貼在
一起,秀文明顯感覺到阿燕的乳房和自己的乳房壓在一起,下體也緊挨著。被女人
摟抱還是第一次,那種奇妙的感覺同與男友是完全不一樣的,她覺得身體有些發熱
,但畢竟還是不太好意思,輕輕地搖晃,想擺脫阿燕的摟抱,非但沒有掙開,阿燕
的手反而摟得更緊了,並把秀文推坐在了更衣用的長椅上,雙手在秀文業已是半裸
的身體上有規律的撫摸起來。

  “她是在幹什幺呢?難道女人和女人也……”沒容得秀文想太多,阿燕的手已
開始隔著內褲按摸著秀文的下面了。

  女人對事情的溫柔充分體現在阿燕的手上,她很輕的順著秀文的內褲邊緣由上
到下的撫摸,並不時的輕觸中央地帶,手指劃著圓圈,將秀文的不安情緒不斷的放
松。從下體傳來陣陣舒服的感覺,直達腰部,秀文扭動著自己的雙腿,試圖克服這
種自己不太熟悉的快感,又好象希望這種快感可以更強烈、更直接。阿燕似看透了
秀文矛盾的想法,一只手繞到秀文的背後,將紋胸的挂勾輕輕解開,也不等紋胸完
全取下,就張嘴含住那還在微微顫抖的乳頭,並用牙齒輕咬。

  “哦……”胸部強烈的刺激使秀文哼出了聲,聽到自己的聲音,秀文羞得緊閉
起雙眼,阿燕嘴邊露出一絲不宜覺察的笑容,兩手抓住秀文絲質內褲的松緊帶,輕
除下秀文身上最後的掩護。全身赤裸後,秀文到反而比剛才放松了,大概也有阿燕
的功勞。

  阿燕輕擡起身,看著自己身下赤裸的美女,只覺得她那一點都美,光潔的臉龐
帶著嬌羞,挺直的頸部,再往下那白裏透紅傲人的雙峰,已因充血而變硬的乳頭,
纖美的腰肢襯得臀部格外豐滿,平坦的小腹下一叢烏黑的體毛顯得神秘的叁角地帶
更爲誘人,兩條均勻健康的長腿微微分開,在大腿根盡頭深色的陰戶緊閉。

  阿燕直接將臉埋到秀文的大腿根,看著眼前這含苞待放的花瓣,伸出舌頭沿著
陰唇的輪廓舔起來,手指還不時的按觸著陰唇上方的一個小突起。

  “哦……”

  “好舒服,那種感覺真奇怪……”

  “哦……”

  “她又整個含住……”

  秀文被阿燕弄得不知所措,雙腿也大大的分開盤住阿燕的頭,陰部完全暴露在
阿燕的臉下,臀部也不時的擡起,將陰部與阿燕的嘴更緊密的結合。阿燕手指頂住
已微張開的肉洞,試探的向裏面伸入,秀文感到一根手指向自己從未給男人接觸過
的陰道插進來,不禁有些著急,下面也有些疼痛,忙夾緊雙腿。阿燕抽出了手指,
並開始加重力量連舔帶吸,終于秀文被一種奇怪的感覺占據了大腦,她使勁的擡起
臀部用兩手按住阿燕的頭,全身有些顫抖,過了一會兒彷佛脫力似的完全放松,嘴
裏輕喘著氣,臉上還紅紅的好象剛剛飲了些酒。

  阿燕笑著看了看她,拿起秀文剛才脫下的連衣裙蓋在秀文的身上,輕快得走了
出去。秀文神情恍惚的慢慢坐起來,穿好衣物,補了補妝,又隨便挑了幾件合適的
衣服就匆匆上班了。

  一個多星期來,秀文的工作做得不錯,她自己也很高興,覺得找到了一份相當
棒的工作,客戶們的關系也維持得很好,雖有的客戶有些過分行爲,但都讓她婉拒
,通過張經理用別的辦法滿足了他們。

  這天,她到張經理辦公室去拿客戶資料,張經理笑著問她:“怎幺樣,工作還
能適應吧?”

  “還好!”秀文回答說,她心裏覺得張經理人不錯,對下屬很關心,也很留意
別人的感覺。

  “對了,人事部是不是有個女職員,她名字叫什幺燕的?”

  “是鄭愛燕吧!”

  “對,就是她,麻煩你一會經過人事部時,叫她到我這兒來一下,我有事情問
她。”

  秀文邊走邊想:張經理找阿燕能有什幺事情呢,有些奇怪。心裏嘀咕著但還是
告訴了阿燕,自己忙著去整理資料了。

  阿燕走進經理辦公室,張經理正坐在寬大的皮椅上看著她,忙問:“張經理找
我有什幺事嗎?”

  張經理站起來,繞過辦公桌,來到阿燕的身旁,上下打量著阿燕,“我想調你
到公關部任經理,你看怎幺樣?”

  看著阿燕有些發傻的表情,張經理笑著說:“你人長得好看,身材又不錯,當
然沒問題了!”

  阿燕有些激動地說:“是真的幺?”

  “是真的!”看阿燕還在懷疑,張經理忽然露出一臉詭異的表情:“聽說你的
嘴很厲害,舌頭也很靈活,我還想讓我們的客戶也好好享受呢!”

  阿燕愕然轉身,但還沒動,張經理就迅速轉到阿燕身後,將她上半身壓倒在辦
公桌上,同時一只手飛快得解開阿燕腰部套裙的挂勾和拉鏈,阿燕的雙手正撐在桌
子上,還沒來得及反應,裙子就劃到了腳上。

  “張經理,你……你不能……”

  “什幺不能,我現在就享受你下面的嘴了。”說著張經理一只手已經順著內褲
的邊緣伸了進來。

  被上級摸到了下面,阿燕心裏很亂“不要,呀……”張經理用身體壓住阿燕,
不讓她亂動,一只手在她的上半身遊走,最後把重點放在了胸部上,隔著衣服不斷
的揉捏乳房,並用指尖挑逗著乳頭,另一只手繞過內褲,直接將中指插入還未分泌
出潤滑液的肉洞,大拇指按住肉縫上的最敏感突起,全身最敏感的部位都被張經理
玩弄著,從身體的各部分都湧出美感,阿燕已不知該如何抵擋。

  張經理也感覺到阿燕已有性感了,他很快將阿燕的內褲脫下,並把自己的褲子
除下,脫掉內褲,已經硬挺的肉棒直接頂在阿燕雙腿間的溪谷上,張經理擡高阿燕
的臀部,暴露出的濕淋淋的肉縫向兩邊分開著,露出裏面深紅色的結構。

  “已經這幺濕了,還裝什幺呀?”

  “不要!啊……”

  張經理一手扶著肉棒對正阿燕張開的肉縫,猛的盡根插入,從背後插入的強烈
深入感,刺激得阿燕全身直抖,隨著不斷的深入,阿燕墜入了快感的漩渦,哪管在
後面奸汙她的是什幺人,她張著嘴喘著氣,呻吟著,臀部向後迎合著張經理的插入
,張經理抓住她成熟圓潤的屁股,挺起肉棒波浪似的大力抽插著,巨大肉棒的不斷
抽插,積壓的快感也不停的湧入阿燕的腦部,阿燕雙手僵硬的支撐著上身,使勁向
前挺起胸部,頭向後仰,張經理在此時仍快速的插入肉棒,終于感覺到阿燕陰道的
抽搐,也將精液射入了阿燕的子宮。

  “你是我的女人了,只要你聽話,你不會吃虧的,但有些客戶想搞新來的秀文
,我已安排好了,你幫我把她搞定。”張經理一邊說一邊將開始發軟的肉棒從阿燕
的陰道抽出,“就這樣了!”他拍了拍還在高潮馀韻中發呆的阿燕。

  聽說阿燕也調到公關部來了,秀文很高興,自己有人陪著一起上班了,想來一
定是張經理的安排,心裏更是對他感激。

  “秀文,快來,王先生請我們去吃飯!”

  “來了。”秀文笑著答應著阿燕。

  倆人一起來到一家格調不錯的餐廳,餐廳的燈光昏暗,放著很柔情的音樂,來
此的客人也都是一對對的情侶。倆人緩步走入餐廳,還沒等領位招呼,從角落裏站
起一人向倆人打招呼。

  “王先生,你早來了?”倆人笑著走了過去,分別坐在王先生的兩邊。

  這王先生是做地産生意的,經常在俱樂部玩樂,這種人是秀文和阿燕工作的主
要對象。

  幾個人相互寒暄了幾句後,餐廳裏放起了柔美的舞曲,王先生邀秀文跳只舞,
倆人相牽走入舞池,跳起舞來。和秀文靠得這幺近,聞著那一股淡淡的女人特有的
幽香,看著秀文微笑著美麗的臉龐,王先生有些陶醉,享受著緩慢的挪步偶然間身
體互碰的快感。

  一曲很快終了,倆人回到餐桌前,阿燕向王先生打了個不易覺察的眼色,王先
生笑了,說:“來,讓我們乾杯!”叁人一同喝了口酒,然後開始聊起一些俱樂部
的趣事。

  正在開心的聊著,秀文覺得自己的頭有些暈,開始還不儅一回事,後來卻越來
越厲害。

  “才喝了沒幾口,怎幺會這樣?”看秀文有些醉意,阿燕提議一起送秀文回家。

  王先生和阿燕攙著秀文站起來走出了餐廳,一出餐廳,接觸到路風,秀文暈得
更厲害了,倆人把秀文擡上車,秀文在車上迷糊的睡著了。

  過了不知多久,好象自己躺到了床上,有人幫自己脫下鞋子,並把連衣裙也給
脫了下來,秀文想睜眼看看,卻怎幺也睜不開,那人接著除下了她的紋胸和內褲,
把她的雙手和雙腿分開,自己好象呈大字形躺著,秀文著急地想要動動手腳,但都
好象不是她自己的一樣不聽使喚。有只手輕輕地摸著她的全身。

  “是阿燕呀!”秀文不禁想到了自己剛到公司上班的情景。那兩只手在她的全
身亂摸著,時不時碰碰她的敏感部位,秀文覺得很舒服,頭部一陣暈,又不省人事
了。

  過了一會兒,她又感覺到有兩只手把她的雙腿分開到最大界限,大腿根已有些
痛,她想掙紮,但還動不了。

  “喝得太多了,以後不能再喝了。”剛想到這,忽覺得有一異樣硬梆梆的物體
直頂在她的神秘部位,“不好,不是阿燕!”秀文雖沒和男人上過床,但也知道事
情不好了,被強奸可不是好玩的。

  秀文猛地扭動了一下,使勁地睜開了雙眼,最不想見到的情況出現了,王先生
正挺著堅硬的肉棒對著自己的下體,恐懼和羞辱讓秀文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要……”她用盡全力伸手去推王先生並用力想夾緊雙腿,但有王先生身體
在,雙腿說什幺也合不上,反倒夾緊了王先生的腰。

  看到秀文已醒了,王先生笑了:“正好你醒了,要不多沒勁!幹嘛,現在不想
要了,看剛才你那舒服勁,又是叫又是晃得,連下面都濕成這樣了!”

  秀文實在不知道自己剛才反應什幺樣,只是一味的掙紮著,王先生雙手抱住秀
文的腰部,身體向下壓,秀文的雙腿分開的更大了,連秀文都感覺到王先生的肉棒
緊頂在自己已張開的肉縫間,王先生深吸一口氣,緩緩地將肉棒插入了秀文的處女
陰道,只覺狹窄的洞穴四周的嫩肉將自己的肉棒夾得緊緊得,還只是進入一小部分
就舒服異常,王先生很激動,想馬上享受到在秀文身體中爆炸的感覺,使勁地突破
所有的阻礙盡根而入。

  “不要,快出去,好痛呀……”

  秀文在身下因疼痛不停的叫著,更刺激著王先生,他將肉棒全部插入後,緩慢
的退出,又快速的插入到更深處,由于秀文的陰道已充滿分泌液,並沒有澀住的感
覺,王先生根本不理秀文的哭叫,只是自己不停的抽插著那已被自己完全占領的陰
道,秀文也不斷感受到由下而來的充實感,但剛剛失去處女的疼痛和被強奸的羞辱
讓她哭罵著。

  王先生看著扭動著的美麗的獵物,雙峰有節奏的搖晃著,大腿根肉洞邊的肉也
隨著自己的進出而翻出卷入,王先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向著自己的頂點快速接近。

  終于,隨著她一聲聲的哼叫,一股股熱燙的精液飛散在秀文的陰道裏面,王先
生慢慢抽出肉棒穿回衣服,看著一動不動還在抽泣的秀文,一言不發地走出房門。$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