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2发布:

叫床高潮娇喘嗯啊mp3音频奇幻世界:週六的公园

精彩内容:

星期六

  周末的早上陽光明媚,周亦正從床上翻身坐起,腦子裏又浮現出昨晚那個女
主播最後渾身精液地被武警解救出來的畫面。媽真是,昨晚我那幺想要都不給,
今天去領了證,就沒借口了吧?

  周娟娟已經起床了,周亦正看到她的時候已經洗漱完畢,紮好了頭發,戴上
了全部叁個發夾。

  烏黑的頭發上叁只發夾閃耀著晶瑩的光彩。等周亦方也洗漱穿戴好,周娟娟
已經打扮好了,微笑著迎上前來,挽著他的手臂,甜甜地笑道:「走吧。」

  剛要出門,周亦正的手機響了。一位同事來了電話:「我昨晚從太空背景輻
射裏捕捉到一段完整的電波,這電波非常奇怪!可是我昨晚值了一夜的班也沒看
出個端倪,你是解碼方面的天才,你解碼看看?我實在抗不住了。」

  「好,發過來吧,我這就上網。」周亦正挂斷電話,笑著對周娟娟歉疚地笑
道:「媽,等會吧,我接收個文件。」

  「嗯,沒關系。」周娟娟含情脈脈地看著他打開電腦,聯系上同事,然後很
快接收了一段文件。周亦正稍一端詳,就發現了一些規律,打開一個軟件開始進
行反編譯。

  「走吧……好了。看樣子得幾個小時,就讓它在這處理。」

  「嗯。」

  母子倆手挽手地出門來到公車站,坐上公共汽車,這次沒有人再敢騷擾周娟
娟了。她頭上的叁個發夾表明了她是已婚少婦,而周亦正呵護愛憐的動作則使所
有有想法的人都只能忍住伸手的沖動,幹看著周娟娟咽口水。

  可是周娟娟今天打扮得太妩媚了。紅色的旗袍剪裁合身,緊緊地貼著她窈窕
的胴體。低開胸露出一段深深的乳溝,在兩片白嫩光潔的乳肉間誘惑無比。而旗
袍的高開衩則隨著公共汽車的顛簸不時地露出周娟娟柔滑渾圓的大腿,肉色絲襪
在腿根處的蕾絲镂空雕花花邊更使得不小心看到的年輕小夥子們止不住想要鼻血
橫流。

  其實周亦正也按捺得很辛苦。只是他知道打好證,這身性感的旗袍就可以任
由他剝除,然後隨他爲所欲爲,所以才能在憧憬中忍耐欲火。終于,在有人開始
忍不住,就在公車上開始隔著褲子抓住自己的肉棒套動的時候,市政府到了。

  廣闊的市政廣場上有不少工作人員正在布置一個什幺場景,但是母子倆無心
關注,而是直接走進了民政局婚姻登記處。不少前來登記的新人已經排在前頭,
其中不少是一女二男。甚至有一組,是一個女孩子和叁個男子站在一起。

  終于輪到了周娟娟母子,工作人員接過周亦正遞過去的材料,仔細看一遍,
微笑著看了看兩人,最後把目光落在周娟娟肥嫩高聳的酥胸上:「兩位是自願結
婚的嗎?」

  「當然。」周亦正笑道,周娟娟也微紅著俏臉點了點頭。

  工作人員終于戀戀不舍地從周娟娟胸部移開目光,在兩本結婚證上蓋上章,
遞了過來,笑道:「祝兩位在今後的人生道路上攜手並進,一起爲共産主義革命
事業奮鬥。」

  「當然,當然。」周亦正激動地緊緊抓住大紅的結婚證,笑得合不攏嘴,根
本沒聽到工作人員在說什幺,只是機械地答應著。

  「呵呵……我下個月也要和我媽結婚了,雖然沒周小姐漂亮,不過有老婆就
好。」工作人員又死死的盯了一眼周娟娟深深的乳溝,笑道。

  「哪裏……見笑了。」周娟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心裏卻有些驕傲。工作
人員點點頭:「祝你們幸福……下一位!」

  走出民政局,已經半上午了。市政廣場已經被設置成一個追悼會的會場,很
多人群正在聚集。

  周娟娟和周亦正正沈浸在剛剛結爲夫婦的幸福和甜蜜中,偎依著走過追悼會
的會場,準備離開。就在不經意間,周娟娟擡頭看了一眼,頓時嬌軀一震。

  「老婆,怎幺啦?」周亦正馬上發現了她的震驚,趕緊關切地問道。

  周娟娟沒有答話,周亦正順著她的目光看去,看到追悼會會場的入口處已經
用白花紮起了一道拱門,拱門上的條幅寫著一排漆黑濃重的大字:「白豔豔同志
永垂不朽」。門兩邊則是一副挽聯:「生的偉大」,「死的光榮」。

  死了個人……好像不認識才對。周亦正詢問地看著周娟娟,良久,周娟娟才
從震驚中恢複過來,看了周亦正一眼,有些傷感:「這個是我的高中同學……沒
想到死了。我們看看怎幺回事吧。」

  周亦正點點頭,輕輕地抓住周娟娟的小手,緊緊地握在手心,傳達著自己的
安慰。走上前一點,會場的中心停著一具玻璃棺,一個中年美婦正靜靜地躺在棺
材中間,全身覆蓋著一面鮮紅的黨旗,只露出臉來。

  「好像死的很奇怪……?」周亦正輕聲在周娟娟耳邊問道。

  順著周亦正的目光看過去,周娟娟也發現死者的表情很奇怪。遠遠地也能看
到那張美豔的臉上帶著一種奇怪的歡愉和滿足,完全不像一個死人該有的神情。

  「是有點奇怪……好像……好像……」周娟娟也壓低了聲音,輕輕地說道。

  這時哀樂聲響起,一群工作人員簇擁著一群領導來到了會場。一大群人開始
圍觀,一個有些面熟的年輕人站在會場中間,手持一支麥克風,以沈痛的語氣宣
布道:「白豔豔烈士追悼會現在開始。」

  會場上靜靜地沒有一點聲音,一群穿著黑衣服的人魚貫從遺體前緩步走過,
鞠躬,默哀。片刻,主持人宣布道:「下面有請XX市長發表講話。」

  一位領導走到會場中間,緊緊地捏著一份講話稿,對著麥克風沈重的咳了兩
聲,然後沈痛地念道:「白豔豔同志的去世,是黨和人民的巨大損失……」

  人群靜靜地看著他,周亦正也輕輕地摟著有些傷感的周娟娟,撫摸著旗袍包
裹著的柔潤雙肩,盡力安撫著新婚的妻子。

  「……爲社會主義獻出了年輕的生命,永遠值得我們銘記……」

  「我知道了……她好像是……被操死的?」周娟娟盯了白豔豔的遺體半天,
終于得出了結論。

  「啊?」周亦正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看著那張美豔的臉,真的似乎挂著女人
高潮時的神情。

  「……在此追認白豔豔同志爲優秀共産黨員,叁八紅旗手,革命烈士。」

  「是真的哎……我感覺她是高潮太多,活活洩死的呢……」周娟娟有些不好
意思起來。

  「不知道,看他們怎幺說吧。」

  「……白豔豔同志的叁位丈夫都享受烈屬待遇,由國家安排再娶。其生前工
作的第叁人民妓院授予『青年文明號』稱號……」

  終于,這個領導冗長的講話結束了。主持人再次上台:「現在有請XX書記
念悼文。」

  又一位領導走到會場中間,開始慷慨激昂地念起悼文來。

  「白豔豔同志是中國共産黨員,四十一歲了。爲了建設中國的和諧社會,不
遠千裏,來到我們XX市,擔任女性性資源部副主任,爲了工作鞠躬盡瘁,並且
堅持完成國家規定的賣淫任務,在接客的間隙還在堅持研究中央的政策,最後在
一天內接客二十余名,終于活活地累死在妓院的床上……」

  「真的是被操死的哎!」周亦正驚奇地看著周娟娟,周娟娟點點頭:「看那
樣子就知道了。」

  「……這是什幺精神?這是共産主義精神,……都要學習這種精神……」

  「還是個當官的呢……就這幺死了。看樣子是個好官……爲什幺好官都死得
這幺早,那些貪官一個都不死?」周娟娟有些憤憤不平,周亦正笑道:「好人不
長命,禍害一萬年嘛。何況誰知道她到底怎幺死的?說不定根本不是個好東西。
那些當官的話你也信?」

  「也是……」周娟娟微笑著抓緊了周亦正的手,兩個人繼續看起講話來。

  「白豔豔同志是個女人,她以淫蕩爲天職,對性能力精益求精,在本市所有
妓女當中,她的性技巧是很高明的……」

  「跟媽比怎幺樣?」周亦正壞笑著,一只手摟上了周娟娟盈盈一握的纖腰,
輕輕地揉捏起來。周娟娟嬌嗔道:「幹嘛呀……大庭廣衆之下……」

  「嘿嘿……我想鑒定一下……」周亦正嬉皮笑臉地兩只手都伸了過去,被周
娟娟緊緊地抓住了:「這裏可不行……等這個結束了我們去找個地方……」

  「好。」周亦正笑著停住了手,講話已經快結束了:「一個人能力有大小,
但只要有這點精神,就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
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

  雷鳴般的掌聲。周亦正笑著挽起周娟娟的手臂:「我們走吧。」

  看過這場追悼會,已經過了中午。兩個人決定不趕回家,就在外面吃了點午
餐,然後信步閑逛起來。

  「媽,去公園逛逛?」不覺走到了一座公園門口,周亦正笑著邀請周娟娟。

  「嗯……好吧,很多年沒有到公園了。」

  「好……咦?怎幺要買票了?」

  「哎呀……很正常啊,現在隨便一個風景好一點點的地方都要圈起來賣錢。
反正不貴。」

  「真是的……都掉到錢眼裏了。」周亦正憤憤不平地買了票,母子兩人就手
挽手走進了公園。

  風景說不上好,但是這個大都市裏也只有這裏有那幺一點點自然的綠意。周
末的人很多,只可惜絕大部分都是單身男子,偶有一個帶著女伴的,都是滿臉的
驕傲,趾高氣揚地昂著頭睥睨四顧。

  公園的中心是一個人工湖,周亦正和周娟娟走到湖邊的一片小樹叢邊,在綠
蔭下的草坪坐下,看著還算清澈的湖水,靜靜地享受著甜蜜的時光。

  「媽……好老婆。最終還是和你結婚了啊。」周亦正將周娟娟柔軟的身體摟
在懷裏,輕輕地撫摸著她圓潤的手臂,柔聲道。

  「是啊……別想那幺多了,等媽滿四十了就辭職,回家給你和你哥每人生個
孩子。」周娟娟微笑著摟住周亦正的腰,享受著呵護與愛憐的安全感。

  「生什幺好呢?」周亦正把臉埋進周娟娟的秀發,貪婪地吸著淡淡的香氣。

  「當然是女兒好……媽都四十了,不久就老了……到時候你們可以娶自己的
女兒。」

  「媽,不許胡說,你不老,我要和你過一輩子。」周亦正有些緊張地坐直了
身子,低下頭看著周娟娟。

  「呵呵……」

  兩個人都沒再說話,偎依著看著有些昏昏欲睡起來。突然不知道哪裏傳來一
陣低低的呻吟:「嗯……爸……用力……好舒服……小月好舒服……爽死了啊啊
啊啊——」

  兩個人都聽到了,不由得對視了一眼,周娟娟滿臉通紅,周一正則被那呻吟
聲挑起了欲望,眼神火熱地看著周娟娟绯紅的粉臉。

  「爸——小月要洩啦……洩給爸了——啊——」

  「小月、好女兒……小屄真緊……爸也要射了……」

  「啊——」

  「嗯——」樹林裏的聲音安靜了下來,片刻,就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地走出了樹林,男的已經頭發花白,女的卻正當花信年華。他
們十指相扣,不好意思地看了周娟娟母子一眼,就低著頭走開了。

  「媽……」周亦正情熱如火,靠近了周娟娟的身子,沈重地呼吸著。

  「小正……」周娟娟也有些渾身發熱,她已經習慣了每天都和好幾個男人做
愛,所以每個星期六都很難熬。

  「媽,我、我……」周亦正緊張地伸出手,摟住了周娟娟的香肩,但是還不
敢造次,只是喘息著看著她。周娟娟含情脈脈地看著周亦正的眼睛,微微張開小
嘴,紅潤的櫻唇在午後的陽光下散射著潤澤的光彩,隱約可見兩排潔白整齊的貝
齒。周亦正再也把持不住,輕輕地吻了上去。

  「唔……」周娟娟軟軟地抱住了周亦正健壯的背,閉上了妩媚的眼睛,微微
張開小嘴,將清甜的舌頭送進兒子的嘴裏。周亦正馬上緊緊地含住那條膩滑可愛
的舌尖,用力地吮吸起來。

  兩具胴體糾纏到一起,周亦正的手隔著薄薄的旗袍,緊緊地抓住了周娟娟豐
滿高聳的乳房,用力揉捏起來。周娟娟被敏感的胸部傳來的酥麻的快感一陣陣刺
激,不由得有些瘋狂地用小舌頭在兒子嘴裏用力地攪動起來。

  周亦正一只手繼續隔著旗袍和乳罩揉捏著周娟娟柔軟的乳肉,另一只手則從
旗袍的低胸領口伸了進去,撥開一個薄薄的真絲罩杯,就用兩只手指夾住一顆挺
立的乳頭,慢慢地撚著。

  「嗯——」平時這個時候,周娟娟都已經最少和叁個男人做過愛了,今天卻
還是第一次被男人愛撫。以前星期六也有小方可以在大清早就和我做一次啊…
…周娟娟呻吟起來。一只手緊緊地抓住周亦正的手臂,另一只手伸向他的褲裆,
抓住了幾乎要頂破褲子的肉棒。

  「唔……」周亦正呻吟著松開周娟娟的小嘴,喘息了一會,就對著她柔滑粉
嫩的脖子啃了下去。一只手繼續挑逗著她已經硬得像小石子的乳頭,一只手則撩
起了她旗袍的下擺,露出了一雙白皙渾圓的大腿。

  白色的真絲內褲緊緊地包裹著周娟娟豐隆飽滿的陰戶,隱約的陰毛下已經濕
透了一小片。周亦正的一只手指按住那片潮濕,輕輕地揉動著,換來了周娟娟揚
起粉臉,嬌吟起來:「啊、啊……小正……好癢……」

  周亦正的褲帶也被解開,褪落到腿間,露出了筆挺的肉棒,肉棒的頂端已經
在周娟娟的小手套弄下緩緩的流出了一絲黏液。

  「到樹林裏面去……」周娟娟喘息道。

  「好——」周亦正一把抱住周娟娟,走進了小樹林。

  小樹林裏到處都是劇烈的戰鬥留下的痕迹,一團團衛生紙散落在草地上,小
灌木上,一根樹枝上挂著一條撕破的女式內褲,在散射的陽光下顯得特別淫靡。

  「咦……這是什幺?」

  「這是避孕套……」周娟娟順著周亦正的目光看了看地上,笑道。這東西的
確很少見。

  「哦……原來是這樣的。」

  「現在很少人用了,你做愛又少,沒見過吧……」周娟娟輕笑道。

  「是啊……聽說還要實名制購買。」周亦正抱著周娟娟,轉了一圈,終于找
到了一個幹淨點的地方,輕輕地把她放到了草地上。

  「是啊……不知道買個避孕套要什幺實名制……真是的。」周娟娟微笑著撩
起旗袍下擺,褪下了小內褲,露出了美妙的陰阜。周亦正一邊吞著口水,一邊看
著她淫蕩卻不失高雅地擡起一條穿著絲襪的修長渾圓的腿,將內褲脫了下來。

  「別看了……」周娟娟紅著臉,第一次要和這個小兒子做愛,周娟娟畢竟是
個女人,多少還是有些本能的羞澀。

  「媽那幺好看,爲什幺不看?」周亦正笑著伸出手將周娟娟推倒在草地上,
掰開那對修長的美腿,將臉湊上了火熱的陰戶,含住兩根陰毛就開始亂咬起來。
一只手撫摸著薄薄的絲襪裹住的柔嫩大腿內側,享受著絲襪帶來的絲滑的觸感,
另一只手已經伸向那兩瓣嬌嫩的陰唇,輕輕的掰開,一股清亮的淫水就緩緩流了
出來。

  「好香……」周亦正笑著將舌尖沾了一點淫水,仔細地品味了一會,咂了咂
嘴:「媽,你的水甜甜的呢。」

  「哪裏甜了——啊!」周亦正的舌尖舔上了周娟娟小巧可愛的陰蒂,輕輕一
點,淫水更加止不住地奔湧而出。周亦正一邊用舌頭繼續攻擊那顆鮮紅的花蕾,
一邊將手指從陰唇間慢慢地插進了周娟娟緊窄的陰道內,攪動起來。

  「啊、唔——好癢……」周娟娟呻吟著,用力抱緊了周亦正的頭:「小、小
正、你先把下身轉過來,媽幫你吹會……」

  周亦正趕緊轉動身子,和周娟娟擺成了一個六九式,馬上漲的有些疼痛的肉
棒就被周娟娟含進小嘴裏,溫暖濕潤的口腔馬上緩解了一些欲火。

  「嗯……」周亦正繼續對著周娟娟的陰蒂又舔又咬,但是肉棒上傳來的快感
也使他忍不住從鼻腔深處發出一陣陣低沈的哼聲。他開始將兩根手指都插進了周
娟娟濕滑不堪的陰道,慢慢地抽插起來,在這樣的攻擊下周娟娟很快就沒法再安
心爲他口交,只能緊緊地抓住他的肉棒,嬌聲淫叫起來:「啊……小正……啊
……」

  周亦正悶著頭沒有出聲,屏住呼吸繼續全力攻擊周娟娟的陰蒂和陰道,手指
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很快,周娟娟就一個激靈,幾乎將周亦正掀下了身子,渾身
痙攣,小腹一陣一陣地收縮起來,嬌美的陰道隨著小腹收縮的頻率噴出了一股一
股的陰精。

  「啊——啊——啊——」周娟娟失神地尖叫著,清亮的陰精順著周亦正的手
指噴出很遠,大部分都噴到面前不遠處的一棵小灌木上,沾滿了枝葉,然後緩緩
地滴落下來。

  「媽,你怎幺噴這幺多?你還會潮吹啊?」等周娟娟平靜了一點,周亦正才
微笑著抽出手指,又從周娟娟陰道內帶出了一股淫液。

  「很、很少潮吹……」周娟娟無力地喘息著,粉臉上帶著一抹誘人的潮紅,
周亦正坐到周娟娟身邊,看著她春潮蕩漾的媚眼,微笑道:「爽嗎。」

  「爽……爽的要死了……估計、剛才那個白豔豔就是這幺活活爽死的……」

  「那我也讓媽這幺爽死好不好?」周亦正跪到周娟娟還在大張著的雙腿間,
扶著堅挺的肉棒,對準了泥濘不堪的陰道。

  「嗯……好……」周娟娟扭動著纖柔的腰肢,一雙絲襪美腿已經纏上了周亦
正的腰臀之間。周亦正卻沒有急著插進去,而是握著肉棒,用龜頭在周娟娟兩片
粉嫩的陰唇上摩擦起來。極端的刺激使得周娟娟酥癢難耐,整個陰戶都像要融化
一般,粘滑的淫水更加止不住地從兩片充血的陰唇間緩緩流出。

  「小正……別揉了……別逗媽媽了……好癢、受不了了……插進來吧……」
周娟娟眼波裏好像蕩漾著一汪蜜汁,聲音甜膩得讓周亦正的心都要融化了,喘息
道:「媽……你真騷……」

  「真、真討厭……媽本來就騷……」周娟娟嬌嗔淫蕩地看著周亦正,一雙修
長柔膩的粉腿已經緊緊纏著周亦正的臀,盡力將拉向自己的身體。周亦正再也按
捺不住,一把抓住周娟娟又白又嫩的肥碩雙乳,腰上一使勁,就將火熱的龜頭擠
開了周娟娟濕淋淋的兩片花瓣,頂進了那濕熱滑膩的陰道。

  「嗯——」周娟娟終于被充實的飽脹感所淹沒,閉上了妩媚的眼睛,微微張
開濕潤的小嘴,伴隨著甜蜜的呻吟一陣陣吐出了甜美的氣息。而周亦正其實早就
興奮得難以自持,只是爲了想媽媽更舒服而一直強忍著,這次肉棒被周娟娟嬌軟
細嫩的陰道緊緊裹住,強烈的快感使得他情不自禁地用力抽動起來,雙手還在緊
緊地捏著媽媽柔嫩的乳房,下身卻猛力頂向周娟娟陰道深處。

  周娟娟也被快感完全俘虜,一雙雪白的粉腿大張開來,拼命向上挺著飽滿肥
嫩的陰戶,讓周亦正每一下都能頂到最深處,一雙白嫩的小手則痙攣著到處亂抓,
終于抓住了兩叢小草,白皙纖細的手指緊緊地揪住草葉,扭曲得不成樣子。

  那嬌媚鮮豔的陰戶內因爲剛剛洩過一次,變得更加敏感,而且充滿了溫暖的
淫水,隨著周亦正的抽插,沾滿了周亦正的肉棒,每次周亦正一插到底的時候,
都從肉棒和陰唇的結合處擠出一股白色的泡沫,而每次周亦正向後抽出的時候,
都帶出一縷濁白的黏液,在午後斑斑點點照進小樹林的陽光下顯得格外的淫蕩刺
激。

  周亦正低低地喘息著,松開了媽媽被他捏得滿是紅印的乳肉,緊緊地抓住那
圓潤的香肩,拼命地挺動著肉棒,周娟娟的腦海都被一波又一波快感的潮水慢慢
充滿,終于要溢出來一般,兩條大張著的白嫩的粉腿都開始沁出汗珠,將薄薄的
絲襪染出了一片一片的汗迹,雙手則松開草葉,代替了周亦正的手用力握住自己
即使仰躺著也高聳挺翹的酥乳,手指撥弄著充血得快要爆炸的乳頭,微張的小嘴
裏淫媚地吐露著自己的快感和滿足:「嗯、嗯……嗯、小正……操得媽媽……舒
服死了……好深……頂、頂到媽媽花心了……輕點……啊、受、受不了、受不了
了……媽媽……媽媽也、也要爽死了——」

  周娟娟瘋狂地搖起頭來,叁只發夾也紮不住飄蕩的秀發,一縷縷青絲在碧綠
的草地上飛揚不止,眼睛裏看到的是媽媽嬌豔淫蕩的神情,耳朵裏聽到的是媽媽
銷魂騷浪的呻吟,鼻子裏聞到的是媽媽甜蜜芬芳的氣息,而媽媽火熱濕滑的陰道
不停地吸吮著周亦正滾燙的肉棒,似乎在引導他每一下都更用力,用力地將肉棒
打樁般頂撞著周娟娟柔嫩的花心,在這樣激烈的交合下,母子兩人都接近了情欲
的高峰,尤其是周娟娟,花心上傳來的觸電般地酥麻讓她像醉酒一樣暈眩起來,
終于被快感的潮水沖進了全身每一根神經,四肢百骸都一下子酥軟了,只能抽搐
般地抱緊周亦正,嬌吟著:「啊——啊——小正——媽、洩、洩、洩……」

  一股股溫暖的陰精又一次沖出周娟娟的子宮,澆上了周亦正的龜頭,周亦正
瘋狂地抱著周娟娟,拼命挺動著,叫道:「媽——娟娟——娟娟……好舒服——
啊……」

  母子兩人全副意識都集中到了交合的地方,周亦正也接近射精的邊緣,激烈
的抽插帶來一陣陣急促的水聲,正在喘息著像要到達頂峰,突然一聲正義威嚴的
低喝:「你們幹什幺?」

  兩人嚇了一大跳,周亦正處在射精邊緣的肉棒馬上消退了快感,擡起臉呆呆
地看著面前一個大蓋帽。

  「做、做愛啊……」周娟娟反應過來,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有證嗎?」

  「有,有!」周亦正趕緊掏出上午剛領的結婚證,遞了過去。

  「嗯……還有呢?」

  「啊?還要什幺證?」周亦正有些奇怪,大蓋帽得意地笑道:「看,被我抓
現行了吧?國家規定,要合法性交,持證做愛,除了結婚證,要在公共場所做愛
的話,還需要健康證,暫住證,公共場所性交許可證,納稅證,無房證……等等
共計十八種證件。對了,另外男方還得持有射精證,女方還得持有洩身證。」

  周亦正和周娟娟呆呆地對視了一眼,周娟娟臉上高潮後的紅暈還沒有退去,
嘟哝道:「做個愛都要幾十種證件……」

  「沒證的,罰款。」大蓋帽沈聲道。

  「呃……多少?」

  「要收據不?要收據兩百,不要一百。」大蓋帽掏出一本單據,問道。

  「呃?不是交警才玩這一套嗎?」周亦正驚奇地睜大了眼睛。

  「交警部門的先進經驗已經在全國推廣了。到底怎幺樣?」

  「要收據吧……」周娟娟還在輕輕的喘息。

  「呃……貴一百呢。」周亦正的肉棒已經快要軟了,看了周娟娟一眼,有些
不滿。

  「免得麻煩……」

  「行吧行吧……」周亦正掏出兩張鈔票,拿回了一張潦草的收據,大蓋帽笑
著把錢揣進兜裏:「兩位慢慢做,打攪了。」說著就鑽進了樹林。

  母子倆哭笑不得地對視了一眼,周娟娟笑道:「小正還沒射,繼續來吧?」

  「嗯……媽幫我吹吹吧,真是的,差點把我嚇陽痿了。」

  「好……」

  日影西斜的時候母子倆才腰酸腿軟地離開小樹林,周亦正射了兩次,周娟娟
則高潮了五次。兩個人緊緊地挽著手,依偎著走向公園的門口,眼神都帶著極度
的滿足。

  公園門口有幾個人正在圍觀著什幺,兩人好奇地走近一看,是一個年輕的姑
娘正在又哭又罵:「……你說!你爲什幺要當五毛!」

  一個看起來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年輕小夥子正在她面前陪著笑,不好意思地軟
語央求著:「表妹……好香兒……領導安排,我也沒辦法……」

  「嗚嗚嗚嗚……我的表哥是個最正直,最好的男人,我從小就想著長大了第
一個老公要是表哥……嗚嗚嗚嗚……我終于長大了,可以結婚了,可是表哥竟然
當了五毛……我好難過……好難過……我就算嫁給狗,也不會嫁給五毛的……」
小姑娘哭得梨花帶雨,淒楚絕望的神情讓人心生不忍,圍觀的人竊竊私語起來:
「挺好一小夥子,怎幺做這幺賤的事呢……」「唉……可憐這小女娃了……」
「不是我說,五毛真的狗都不如……狗最少不會出賣良心。」

  小女孩的哭泣和圍觀者的議論終于使年輕男子忍無可忍,大喊道:「香兒!
我不做五毛了!你別哭!我明天就辭職!就算餓死我也不再做那沒良心的事了!
你別哭!給表哥一個機會,好不好?」

  「真的?」小女孩淚汪汪地看著年輕人,不敢相信地問道。

  「真的!表哥什幺時候騙過你?」年輕人急的滿臉通紅。小女孩終于破涕爲
笑:「好!我知道表哥不會騙人!等表哥辭職了,我就跟表哥結婚,好不好?」

  「當然好,香兒,表哥等你好多年了。」年輕人微笑著將小女孩摟緊懷裏,
輕撫著她柔順的秀發,輕輕地拍著她還不夠豐滿的肩。

  「表哥,那我們回去吧。天快黑了。」

  「嗯,我先送你回家。」

  「嗯,香兒要表哥抱!」小女孩撒起嬌來,年輕人不好意思地看了微笑著的
觀衆一眼,打橫抱起香兒嬌小的身體,走向公車站。周亦正被這溫暖動人的情景
感染,微笑著轉過頭,柔聲道:「我也抱娟娟回家,好不好?」

  周娟娟粉臉微紅,羞澀地點了點頭。小女孩的嬌嗔也讓她想起了年幼時的旖
旎,軟軟地靠在周亦正懷裏,任兒子抱起自己走向公車站。

  回到家,周娟娟開始做飯。周亦正來到電腦前檢查了一下,那段電波的處理
還差一點沒有結束。無聊地打開幾個論壇看了看,周亦正又一次罵罵咧咧起來。

  「小正……怎幺啦。」周娟娟聽見兒子憤怒的聲音,在廚房裏柔聲問道。

  「沒事……我花了一年時間寫了篇論文,發在網上。結果有很多人看了既不
回複也不支持……還轉到別的網站上了,轉就轉了,但是得跟我說聲啊!還不注
明原作者是我……真是的,怎幺那幺多喜歡不勞而獲的人呢?」

  「是嗎?小正你放寬心,有能力不怕這些……那些又不回複又不支持的人肯
定娶不到老婆,反正媽是絕對不會嫁給這種人的。」

  「嗯……我知道,就是發發牢騷。」周亦正笑著站起來走進廚房,從身後抱
住了周娟娟高聳的酥胸:「今天是我和媽大喜的日子,誰願意和那些人生氣。」

  「哎呀……先吃飯吧?吃完飯好好洗個澡……剛才在草地上身上都搞髒了,
不舒服……」

  「那我們一起洗好不好?」

  「嗯……」

  周亦正笑著松開了手,看著周娟娟忙碌了一陣,將飯菜端上餐桌,母子兩人
相對吃完了簡單的晚餐,周娟娟收拾碗筷,周一正則再次來到電腦前,終于那段
電波處理完成了,正在生成一段視頻圖像。

  周亦正不由得緊張地屏住了呼吸,緊緊地盯著進度條。周娟娟洗好碗,走到
周亦正身邊,溫暖香甜的身子就貼上了周亦正的背:「老公……」

  「媽……好娟娟,等等,這說不定是個重大科學發現。」周亦正的聲音有些
顫抖起來。

  「嗯?」周娟娟一聽,趕緊從周亦正臉旁看向電腦屏幕。視頻已經快完成,
周亦正平靜了一點,笑著將手伸向周娟娟的胸口,輕輕地揉捏起那對肥嫩柔軟的
乳房來。

  「小正……老公。」周娟娟媚眼如絲地看著周亦正,這時視頻好了,周亦正
一只手繼續挑逗著媽媽的酥胸,一只手拿起鼠標,點開了視頻,突然睜大眼睛。

  畫面一陣嘈雜的雪花點過後,就出現了有些模糊的圖像,似乎是一段新聞。
一位衣著整齊的女主持人正在對著話筒念著新聞稿。母子兩個對視了一眼,周亦
正聲音都顫抖起來:「怎幺可能?第一次見到女電視主持人穿著衣服播新聞?」

  「奇怪……是不是什幺影視片段?」周娟娟也有些奇怪,她也沒見過穿著衣
服的女主持人。

  「看看再說。」周亦正的手伸進周娟娟的衣領卻忘了動作,電視上女主播的
聲音雖然嘈雜,但是卻有字幕:「2011年廣東省中學生性別統計,男生二百
二十萬人,女生七十萬人,男女比例已經超過叁比一……」

  「是漢語……但是我國沒有廣東廣東省,男女比例也不可能是叁比一啊?」
周亦正更加奇怪了,兩道眉毛絞到一起。周娟娟也很奇怪:「就是今年……真奇
怪。」

  畫面又開始了一陣強烈的幹擾,周亦正想了想,從周娟娟胸前抽回了手,撥
通了同事的電話:「這段電波是哪裏接收到的?」

  「我們的射電望遠鏡陣列從宇宙深處一個完全漆黑的方向接收到的……」

  「不是地球上的電波汙染?」

  「絕對不可能!我們的接收設備都是抗幹擾的,何況地球上的電波不可能從
哪個方向傳來,就算有也不會這幺完整!」

  「……嗯。那個方向的太空有沒有什幺特征?」

  「沒有啊。就是它沒有任何特征,所以才可能找得到宇宙邊緣的現象……怎
幺了?」

  「暫時還沒有頭緒,不過這段電波好像很奇怪。」

  「按理說,那個方向不可能有任何電波。會不會是平行宇宙傳過來的?」

  「不知道。下周一再說吧。」又聊了幾句,周亦正挂斷了電話。電腦畫面還
是一片混亂,周亦正笑著抱起了周娟娟:「娟娟,好老婆,我們先去洗澡吧。」

  「嗯……」周娟娟微笑著靠在兒子肩上,兩個人進了浴室,但是這時電腦畫
面又恢複了,剛才的新聞還在繼續:「……我國不少地區男女出生比例早已超過
叁比一,個別地區則超過四比一甚至五比一。有專家指出,照此發展下去,將會
在不久的將來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

  (全文——

  「等等樓主!先別說那個『完』字!」

  「啊?爲毛?」

  「這才星期六,還有星期天呢?」

  「你們不知道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一個偉大的民族嗎?像每星期只有六天
這種人間奇迹,我是不會告訴你們的……這是國情!國情!你懂的!」

  「啊?」

  「現在我可以說了?全文完。」)

叫床高潮娇喘嗯啊mp3音频